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欧洲拉练,过把瘾就……? 正文

欧洲拉练,过把瘾就……?

来源:一套套商城 编辑:娱乐 时间:2023-09-08 04:44:37
   中国男篮的2023年“欧洲拉练”画上句号,而这一句号所结束的过把瘾,也许不只是欧洲拉练2023年。

这是一次名副其实的“拉练”,从7月初赶赴欧洲,欧洲拉练到当地时间8月14日赶赴回国,过把瘾中国男篮在欧洲呆了一个多月,欧洲拉练是过把瘾男篮在欧洲连续呆得最长的一次;打了8场热身赛,对手含金量也很高,欧洲拉练有欧洲劲旅克罗地亚(虽然是过把瘾没有NBA球员的二队)、斯洛文尼亚(虽然没上东契奇和钱查尔)、欧洲拉练意大利(虽然没上丰泰基奥和梅利)和德国(虽然被人彻底干爆了),过把瘾也有给男篮增加一点信心的欧洲拉练埃及、佛得角与新西兰,过把瘾唯一遗憾的欧洲拉练是,8场比赛有点少了。

与此同时,2023年世界杯东道主之一的菲律宾,我们争夺巴黎奥运会门票的对手之一,也破天荒地进行了一次欧洲拉练。他们去得更早,6月底就到了欧洲,和爱沙尼亚、芬兰、乌克兰、立陶宛等球队打了比赛,但面对的都不是正版国家队,而是青年队。与中国男篮比起来,菲律宾人的欧洲拉练就缺乏经验,去得太早,欧洲球队都还没有开始集训;没有人脉,哪怕是东道主,也联系不上够分量的热身赛对手。

菲律宾人也不用太过懊恼,毕竟中国男篮才是“欧洲拉练”的创始人,有先发优势。

“欧洲拉练”这一说法正式成型,是2006年,但在2005年已见报端。这是基于两个原因,一是人,这一年,立陶宛人尤纳斯接过哈里斯留下的男篮教鞭,与时任篮协主席李元伟达成一致,2006年要去欧洲锻炼队伍;二是钱,2005年底,盈方临时加价,从1200万美金加到1500万美金,在与NBA的竞争中胜出,夺得中国男女篮的商务推广权,从而迎来中国男篮长达15年的盈方时代。

当时中国男篮有两个任务,一是备战2006年在日本举办的世锦赛,二是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练兵。无论世锦赛还是奥运会,中国男篮要想小组出线,都要击败一支欧洲球队。不管是练兵还是熟悉对手,男篮都需要走出去,一切顺利成章。

2006年,从6月底到8月初,中国男篮两次前往欧洲,第一次是6月底到7月上旬的意大利邀请赛,中国男篮打了6场,两负意大利、法国,赢了委内瑞拉和日本;第二次是7月19日前往法国和西班牙参加四国赛,姚明依然没有归队,中国男篮打了7场比赛,全败。

虽然输的很难看,但王仕鹏在那波连败里打出来了,也算赚

2023年,中国男篮在欧洲拉练输给德国49分,但这样的惨案在2006年已经出现,这一年的第二次欧洲拉练,男篮在7月27日以49比96输给西班牙47分,而且在一天后,又以63比97输给西班牙34分。

整个拉练期间,时任中国男篮主教练的尤纳斯口沫横飞,把中国篮球从体制到球员,上上下下喷了一通,在媒体的一番总结之下,变成耳闻能详的“尤纳斯9问CBA”。

2007年,中国男篮再次前往欧洲拉练,这一次为时较短,从8月18日与德国比赛开始,到8月25日打拉脱维亚结束,8天打了5场,全败,整个过程甚至比2023年还要残暴——8月18日输给德国33分,8月22日输给波兰17分,8月24日输给塞尔维亚20分,8月25日输给拉脱维亚22分。

连续两年的欧洲拉练,姚明都没有参加,2006年,姚明因为伤病缺席;2007年,姚明既为了养伤,也因为与叶莉举办婚礼,同样缺席。不过,姚明将蜜月的地点选在欧洲,中国男篮在欧洲打热身赛的时候,他还当了一回观众。

北京奥运会之后,尤纳斯不再担任中国男篮的主教练,欧洲拉练也随之式微。

2011年,中国男篮为了争夺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参赛资格,备战亚锦赛前夕,再一次启动欧洲拉练,当时预计花费15天,准备打两站赛事,一站是伦敦奥运会测试赛,一站是德国热身赛。

结果,因为在伦敦奥运会测试赛中5战皆败,输给澳大利亚28分,输给塞尔维亚34分,最后一场又输给克罗地亚30分,舆论哗然。中国男篮临时决定终止欧洲拉练,时任中国男篮领队的张雄说,“提前回国是经过双方篮协协商的,并且得到了德国篮协的谅解”。

2015、2016年,宫鲁鸣担任中国男篮主帅,极为看重欧洲拉练,2015年前往欧洲呆了20天,打了9场比赛,尽管赢了3场,但都是非欧洲球队,倒是输给塞尔维亚40分。2016年,为了给里约奥运会热身,中国男篮前往欧洲拉练,这一次在成绩突飞猛进,教学赛77比68击败捷克,意大利特伦蒂诺杯75比70击败土耳其,输得最多的一场球是输给加拿大,69比95,输了26分。

2022年,中国男篮在杜锋执教下再赴欧洲,但只打了三场比赛,一场与西班牙联队的成绩未曾公布,一场打的是NCAA阿拉巴马大学,一场面对的是立陶宛俱乐部的青训队,已经不能归入欧洲拉练的范畴。

纵观中国男篮的欧洲拉练历史,可以观察出两个结论。

一,极为考验篮协主席能不能承担责任。欧洲拉练的过程总是极为难看的,极易引发舆论危机,主帅都有下课危机。尤纳斯、邓华德和宫鲁鸣在欧洲期间,都被媒体大肆抨击,需要篮协出来稳定军心。2023年之前,只有李元伟频繁为尤纳斯出头,哪怕有引发男篮名宿痛斥的“尤纳斯9问CBA”。

二,欧洲拉练就是中国男篮大考前的临时抱佛脚,试图绝地求生。2006、2007年的欧洲拉练,有来自北京奥运会的成绩压力;2015、2016年的欧洲拉练,是因为2013年中国男篮兵败马尼拉无缘2014年世界杯,必须要重返世界大赛,且在奥运会上有所表现。

2019年没去欧洲,倒是去了美国打夏季联赛,结果回来一是不适应FIBA吹罚尺度,二是不习惯FIBA比赛的节奏和对抗方式,也算失败的一个小原因
2023年,欧洲拉练归来,中国男篮还要在世界杯之前打最后一场热身赛,以“李凯尔国内首秀”为噱头,票价分为三档,最低980,最高2880。票价太高引发媒体与球迷热议,但如果参照历史,篮协已经足够有分寸了。

过去二十年,中国男篮在集训期间始终有两个身份,球员与“商品”。一半是作为球员,需要热身提高整体实力;一半是作为“商品”,需要自给自足,让本土举办的热身赛卖票以及吸引更多的赞助商。欧洲拉练只有竞技上的考量,非但不能赚钱,还要亏上一大笔,为了弥补这一缺陷,过去每次欧洲拉练赛之后,都难免会有一些骚操作。

2007年,中国男篮在欧洲拉练归来后,还没有倒好时差,又从9月3日到30日,加了8场热身赛,其中包括一场姚基金慈善赛,辗转八座城市。对手都不是国家队成员,六支球队来自澳大利亚联赛。就在8月份前往欧洲之前,篮协领导信誓旦旦承诺,9月份的热身赛“姚明会复出上场”。姚明的确也上场了,但尤纳斯此时却不在中国。欧洲拉练结束后,他先是参加女儿的婚礼,随后观战欧锦赛。这8场计入篮协官方统计的“热身赛”到底有多大价值,天知地知。

最离谱的是,进入十月,中国男篮的球员已经整整集训了五个月,CBA即将开赛,中国男篮却再一次集合,和NBA魔术队打中国赛。

当时篮协一度怕输球太多曾经明确表态拒绝参赛,“姚明去了火箭,阿联也去NBA了,怎么打?”但到了最后还是安排了一场球,为了不输得太难看,篮协绞尽脑汁,邀请了三名CBA外援作为中国男篮的外援,分别是东莞队的弗朗斯、山西队的温格特和北京队的奥得捷。也算魔术队知情知趣,只赢了24分,这场不伦不类的比赛才得以收场。

篮协吃相不好看,但也只能说是无奈之举。盈方毕竟不是慈善机构,拿了盈方的钱,篮协才有足够的底气举办各类热身赛,去欧洲拉练,但与此同时,篮协也不得不配合盈方,让中国男篮参加大量毫无价值的热身赛。

还能怎么办呢?苦一苦球员,骂名篮协来背。

2021年,中国男篮与盈方脱钩,收回商务推广权,改以篮协下属的深蓝体育公司来运营。他们能不能做得更好暂且不提,但肯定也必须在竞技与经济之间寻找平衡。也许我们会看到更糟的结果,毕竟也是有先例的——2003年夏天就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儿,中国男篮在打完热身赛后,被大巴车直接拉到了一个新楼盘前,领导让所有球员下车与赞助商合影,只有年轻气盛的姚明死活不下车,他说自己“不愿意像商品那样被四处兜卖”。

然而几年过后,胳膊拧不过大腿的姚明,不得不继续充当“商品”的角色,又在二十年之后,扮演主导拍卖“商品”的角色,屠龙少年终成恶龙的故事,总是常见常新。

当然,历史总是螺旋式上升,2023年的欧洲拉练,我们总能隐隐约约看到2006年的影子。

这次,姚明扮演的是李元伟的角色,抗住诸多压力,史无前例地为中国男篮归化李凯尔;塞尔维亚人乔尔杰维奇就像当年的尤纳斯,利用人脉为中国男篮引路,甚至深蓝体育公司,也在效仿当初的盈方。

但一切又不同了。

2006年,一方面中国男篮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跻身八强,是男子三大球最耀眼的存在,有成绩上的优势,另一方面因为即将到来的北京奥运会,体育总局提倡“引进来,走出去”,不只是中国男篮,其他项目也更多地在欧美集训,是大势所趋。

2023年,中国男篮无缘2020年东京奥运会,2012、2016年两届奥运会一场不胜;2019年在本土举办的世界杯小组赛出局。这就意味着姚明和乔尔杰维奇顶着各种压力进行如此漫长的欧洲拉练,是为2024年巴黎奥运会的参赛资格孤注一掷。

从2019年世界杯失利,无缘2020年东京奥运会,到疫情三年,中国男篮已经与世界篮球脱轨整整四年,高层、赞助商以及球迷给他们极大压力,不得不进行一次豪赌。毫不客气地说,加入这次我们赌输了,中国男篮真的在世界杯一蹶不振,并且失去奥运会资格,姚明和欧洲名帅就要背锅,欧洲拉练就等于“毫无X用的浪费钱

那中国男篮这次能赌赢吗?

人们往往忽视的是,欧洲拉练的确是中国男篮集训内容的重要一环,但不是单独存在的,需要头尾结合。中国男篮的集训时间有着极大的特殊性,一是集训时间早,往往5、6月份,国家队就开始集合,二是集训时间长,一般都要3到4个月。
集训早,意味着中国男篮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找到合适的对手,欧洲、南美球队要到7月才开始集训,因此在5到7月之间,中国男篮的对手只能是其他国家的年轻队,或者淘金的俱乐部队;集训时间长,意味着20天左右的欧洲拉练成果,需要其他热身赛来巩固。
但中国本土举办的高质量热身赛,越来越少。
北京奥运会之前,中国男篮尚且有世界级别的热身赛斯坦科维奇杯,能赢球欧洲、南美和非洲的顶级球队。随着斯杯创办人程万琦老爷子淡出国际篮联,斯坦科维奇杯的吸引力越来越低,已经很难吸引正牌的一线球队,失去大赛前的热身意义,又在2020年因为疫情停办到至今。
最后,当我们拿2023年欧洲拉练的惨败与2006年对比,期待中国男篮在2023年世界杯能像2006年世锦赛一样创造奇迹,就必须面对一个考问:
2006年的成功,到底是因为欧洲拉练有效,还是姚明回归?
那一年,中国男篮在欧洲输掉的裤衩,回到斯坦科维奇杯捡起来了,输给德国和巴西,场面不难看,最后一场打博古特领衔的澳大利亚队,姚明拿到21分,并且在最后的2.7秒投进准绝杀。
李元伟有球员姚明,但篮协主席姚明,找不到曾经的自己。
热门文章

0.1008s , 5978.8828125 kb

Copyright © 2023 Powered by 欧洲拉练,过把瘾就……?,一套套商城  

sitemap

Top